主页 > G趣生活 >只要两分钟,服药后让你不再怕蜘蛛 >

只要两分钟,服药后让你不再怕蜘蛛

时间: 2020-06-23 浏览量:673

只要两分钟,服药后让你不再怕蜘蛛

有些人会把拳头般大的杜兰朵大蜘蛛当成宠物饲养,然而,牠那毛茸茸的身躯、肥肥粗粗的脚以及锐利的毒牙,足以让一般人鸡皮疙瘩到满地!更遑论那些从小就怕蜘蛛的人,这会让他们瞬间崩溃!现在怕蜘蛛的人有福了!只要吃下药,马上让你能将大蜘蛛当宠物把玩!

荷兰心理学家 Merel Kindt 与 Marieke Soeter 想解决人们恐惧蛛蜘的心理,首先要试验对象吃药,再要求这些有蜘蛛恐惧症的人去摸大蜘蛛!这真的有可能成功吗?只见一名妇人小心翼翼地靠近蜘蛛的笼子,鼓足勇气伸手摸了大蜘蛛的背,一开始她吓傻了,但她又马上露出克服恐惧的兴奋表情,完成这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部份受测者甚至还意犹未尽地说:我可以再摸一次吗?这些受测者自己也不敢相信,而且好像还摸上瘾了!还有人想把它直接抓在手上!

这篇惊人的研究最近发表在名为「行为精神病学」(Behavioral Psychiatry)期刊中,结果显示:只要服用 propranolol 这种药物,经过两分钟时间,15 名有蜘蛛恐惧症的受试者,在克服用手摸蜘蛛的恐惧表现上,明显优于控制组。这个结果让 Kindt 自己也惊讶!因为大多数的心理学家都得花上经年累月的时间,来协助他们的病人克服恐惧,但他竟然只花了两分钟,就有这幺棒的治疗成果。

当人们要唤醒某段记忆时,比方说与蜘蛛的接触经验,大脑必须追溯与其相关的神经网路,完成「记忆再固化」(memory reconsolidation) ,而 propranolol 的作用在于,它能打断这个程序,让原有的记忆受损。人们并不会忘记蜘蛛的样子,但他们却不会再把蜘蛛与恐惧连结在一起。该研究团队正是利用这个机制,抹除受测者对蜘蛛的恐惧,并用成功触摸蜘蛛的成就感取而代之。而在试验结束 3 个月后,再对同一批人进行测试,结果显示,大部份的人比试验刚结束时,更不怕蜘蛛了!多数的受测者即使经过了长达一年的时间,疗效也依旧存在。

这个试验的大成功,也让 Kindt 更加野心勃勃,他认为「阻断记忆再固化」这个机制,将是心理治疗领域一盏明灯,除了帮助人们克服对蜘蛛的恐惧外,propranolol 应可广泛运用在其他的恐惧症。比起现行的种种疗法,这种疗法不仅更便宜而且更有效,一旦证明它的可行性,将可减少人们生活中的各种焦虑,也能让人们忘掉创伤后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所带来的伤痛,让这些人回复正常的生活。目前 Kindt 与认同他的科学家,正极力说服其他在相关领域的学者。不过,仍有两个障碍需要克服,一来,这个「阻断记忆再固化」的想法,大大颠覆了以往对于记忆形成机制的认知;再者,则是道德层面的问题:心理治疗师真的有权利改变人们的记忆吗?

记忆的形成机制被打破

所有的记忆的始于短期记忆,而经过反覆地回想,加强记忆的效果,最后终于在神经突触(synapse),以蛋白质建构出唤起记忆的路径,转变成长期记忆。长久以来,许多科学家认为,一旦长期记忆形成后,就无法再把它抹除或改变,就如同光碟中的影片,它可能会毁损,但你绝对无法改变内容!

不过,在 1999 年时,神经学家 Karim Nader 就试图打破这个观念。他以老鼠为试验对象,先让牠们听到哔哔声,随即对牠们电击。经过几次以后,老鼠只要一听到哔哔声,就会吓得一动也不动,成功地在牠们身上建立起哔哔声与电击的制约反应。之后 Nader 在播放哔哔声时,餵这些老鼠吃下一种有助大脑蛋白质合成,名为 anisomycin 的抗生素,神奇的是,牠们对哔哔声不再觉得害怕了!这是因为每当一段记忆被唤起时,都需要经过再强化。也就是说,长期记忆的路径是需要不断地保养的,而只要在这段期间利用药物,打断再固化的程序,就能改写记忆。

Kindt 的试验就是受到 Nader 的启发,过去在诊所里时,他常以各式传统疗法来治疗病患,比方说:营造一个让蜘蛛恐惧症患者,能一步步与蜘蛛接触的环境,让他们渐渐习惯。然而疗效却很不稳定,不是每次都有效,而且有时还会复发,种种缺点让他感到很不满意。此外,那些对于蜘蛛的恐惧记忆并没有被改变,而只是另外建立起一段新的记忆。而且在看到治疗成果前,病患还得被迫长时间去面对他们所害怕的事物,这对他们无疑是一种折磨!有鉴于此,他才开始投入以 propranolol 治疗恐惧症的研究。

propranolol  影响记忆的各种状况仍待进一步实验

不过,这项疗法还是有许多限制。一来 propranolol 的毒性与副作用还不确定;再者,在日常生活中,有许多恐惧是无法在实验室中模拟出来的,像是对死亡的恐惧,以及退伍军人历经残酷战争后,所产生的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

此外,科学家们对于以再固化为理论基础之各式新创疗法的有效性,尚未达成共识。目前该理论只在动物试验上被证实,而在人类上则未有定论。2011年就有一篇报告指出 Kindt 与其他相关研究的种种缺陷,包括:试验结果的再现性不高,结果会随着测量方法不同而异,而且也还无法证明打断记忆再固化的相关机制。因此,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以了解再固化在人脑中的运作过程,以及阻断它的确切方法。

人们该不该去除不好的记忆?

西北大学的 Paul Reber 教授则从另一个层面提出质疑:人们为了治疗恐惧而去抹除部份记忆,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Kindt 则强调,他并不是要抹除病患的恐惧记忆,而只是让他们回想起来时,不再那幺害怕。但其实在成功触摸大蜘蛛一周后,他的许多受试者还是会怕蜘蛛,当他们一步步走向蜘蛛时,还是会有一点抗拒,但他们却没有因此而心跳加速,手也不会发抖,所以即使他们自己觉得不可能,也还是顺利摸了蜘蛛。

能改写记忆真的是一件好事吗?如果可以的话,有哪一段记忆是你想要修改的呢?这些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答案。不过,请试着想想,害怕某些事物不正是你或是你的亲友的人格特质之一吗?如果这些恐惧对生活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困扰,留着似乎也无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吉林R生活帮|打理生活更加容易|精准信息查询|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 申傅太阳神 申博sunebt 申博sunbet多玩网 申博官网网站 sunebt申博手机版 sunbet(官网)800 sunbet心水博 申博Sunbet(官网) sunbet登录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