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佳生活 >我爱她,所以不娶别人:在伦敦,我遇见一个为爱守独的伊朗男子 >

我爱她,所以不娶别人:在伦敦,我遇见一个为爱守独的伊朗男子

时间: 2020-07-10 浏览量:850

故事要从2017年11月搭乘长荣航空前往伦敦的班机开始讲起,虽说,这是个号称直航的班机,但其实中间会停留曼谷一个小时,接载新的旅客后,才又重新出发。

在曼谷前往伦敦的将近12个小时飞行里,都是白天航程,在正常作息里,正是我最精神大好的时段。因此,即使乘客只有大约一半满,我甚至可以一个人独佔三个位置,像从印度或巴基斯坦飞返台湾的夜班机一样,掀起椅背扶手,直接盖着毛毯横躺三个座位睡大觉,但,我从头到尾,端坐自己的56G靠走道座位,没佔任何多余座位的便宜。

飞机上的电影,让我认识陌生的伊朗

能够让我如此彷如「静心」般一路「禅坐」到底的原因,是机上电影院;我想,我是真的爱看电影的。因此,这一路上,除了用餐时间或眼睛实在乾涩到不得不阖眼休息一阵外,我浑然忘我、意犹未尽地足足看了四部完整的电影。休闲与工作,交感神经真的都知道,平常工作时,只要在电脑桌前坐个大约两小时,眼睛乃至腰背便都要抗议了,可这整整12个小时的航程里,即使我的活动空间仅仅侷限于一个小小的经济舱位,我却精神饱满、身心愉悦,深刻体验到,当一个人在没有压力的状态下,轮脉之间的能量可以如此饱满,身心灵可以如此和谐。

我所挑的电影,都是真人实事改编的,真实人生总比电影精彩、曲折与离奇,也因此,总更能激励人心,从《铁娘子:坚固柔情》、《王者之声:宣战时刻》、《社群网战》、到最后的《亚果出任务》,每一部都让我看得目不转睛,深深入戏、着迷不已。

便是《亚果出任务》埋下引子。

这是改编自1979年美国与伊朗长达444天的人质事件的故事;对于伊朗革命后的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政权竟能雇用童工,将美国大使馆已经用碎纸机销毁的文件慢慢拼凑起来,因而比照出一张人像这件事情,特别感到不可思议;过去,我对伊朗所知,几乎是零,大约20年前看过的另一部伊朗电影:《天堂的孩子》,印象也大约模糊了。

对于伊朗所能提出最具体的形容,与一般人无异,我只知是古波斯帝国,波斯地毯颇负盛名,因为成为穆斯林的关係,所以我后来又知道她是个什叶派国家。

伦敦的伊朗室友,用真主的问候打开心房

抵达伦敦,入住温布顿公园清真寺旁一幢漆着白色墙壁的寄宿家庭后,除了阳光大好的日子会特别到附近公园去散步外,大部分时间,我都待在屋子里,读书写字。

某天,就在傍晚时刻,从五、六点的时候,我就闻到楼下厨房传来的阵阵爆香味,不知是哪位室友在大展身手煮晚餐了。

我沉浸在二楼靠窗的房间、自己的世界,啃读内容并不好吸收的英国作家吴尔芙作品《达洛维夫人》。是啊,来英国,总得读些英国作品才比较应景;不过,即使已经是第二次捧读,上面甚至也已画过不少重点线了,我依旧无法完全进入吴尔芙那如诗般的意识流世界,最后几乎是用朗读的方式,一个字一个字生吞进去。

我终于读到眼睛累了,脑袋瓜也抗议着吸收不了那幺多的「不知所云」了,躺在白纱窗边的小床发着一会儿楞呆;我静听楼下厨房终于不再传出声响,快八点了,室友应该早已煮好、吃饱,并洗好碗盘,把厨房净空出来了,我也该餵食自己了。

身为这幢白色小屋的过客,避免打扰原本住客们的作息,我总努力把自己隐形,尽量错开彼此作息,不与室友打照面,所以,连续三年,虽然供我寄宿的友人每一次都把她那些来自世界各国的室友之生活型态描绘得有声有色,但我大多只有一个国家概念,并不知他们的具体形象。

我拎着中午已经提早外带回家準备当晚餐的义大利起司麵,静悄悄下楼。

走进厨房,这才看到正弯腰不知找着什幺的一个男子,短衣短袖,天生自然捲曲的及肩长髮,灰白银丝相间,额头上深长的皱纹是习惯性凝眉所致,还是岁月摧折,我无从得知,冷酷的表情、一看到我便明显畏缩闪躲的肢体语言,颇具防卫性;是个历经沧桑的灵魂吧,我想。

既然闪躲不及,我也只好镇定地打开自己的橱柜,拿出自己专用的瓷盘(穆斯林因为饮食限制,不与非教徒共用餐具),越过佔据瓦斯炉的他,走向水龙头,意外地,他倒是颇具英式绅士风度地突然主动说了一声「哈啰」,我从他动静的房间方位,加上前一年短暂擦身而过的一面之缘,判断他应该是友人口中的伊朗室友,所以,回了一声「嗨」之后,又问上一句:「你是从伊朗来的?」
「Yes」,他说。

我于是立即补上一句「Assalamualaikum」(愿真主赐予你平安)。「Walaikum'salam」(我也愿真主赐与你平安);他回。

这是所有穆斯林见面时的招呼问候句,算是一种通关密语,甚至是许多穆斯林的反射性回应句。

「妳住哪一个房间?妳怎幺会说那一句Assalamu'alaikum。」伊朗室友显然也十分孤僻,从他的问句可以猜测,他甚至不知道这幢屋子里到底住了那些人。

「我是穆斯林。我和艾莉丝一起住。」

我必须承认,我在台湾必须随时保持警备、担心自己头巾没戴好就不能出门见人的紧绷神经,在这幢努力把自己隐形的小屋子里,有点鬆懈;尤其在白天里,当大家都出门上班时,我是不戴头巾的,在御寒衣物外,套上宽鬆的印度沙漠风宽袍后,我便一整天优游自在地,一个人在这两层楼的屋子里跑上跑下,也因此,我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戴头巾。

当我发现自己的窘状时,已经来不及,只能满怀尴尬与罪恶感地试图遮掩自己的头,喃喃说着:「我应该戴头巾的,我平常都是戴头巾的……」

不过,伊朗室友并不觉得这有什幺大不了,毕竟,在整个穆斯林世界,没戴头巾的女孩多不胜数,身处伦敦这个多元社会,他显然也比我见怪不怪,尤其,在1979年伊朗革命之前,伊朗社会对于女性戴不戴头巾,并没有严格规範;倒是,因为宗教身分上的认同,我们彼此都不再保持防卫状态,侃侃而谈起来。

「你一个人吃这幺多?」我蹬大眼睛问。

任谁看到炉子上那几乎可以放入一颗篮球的大锅子,都会啧啧称奇的。

「哦,不,这是给4…5…」
当他一边数着手指头,一边慢慢说着4~5这个数字的时候,我以为他要说那是4~5天的份量,结果,他认真数完,才说「是4~5个朋友要一起吃的」。

原来,人家并不孤僻,是有朋友的呢,而且,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各国。

对外界误解的无奈:逊尼派、什叶派没有整天吵架

「你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我突然想到,伊朗是什叶派大本营,我担心自己误踩宗教地雷。

「我是什叶派,妳呢?」

「我是逊尼派的。」

其实,我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实际纷争是什幺,甚至不知这两个派别的异同,对我这个「半路出家」的新教徒而言,我被教导「天下穆民是一家」,大家都是信仰真主的,大家都是穆斯林;是后来经常被问及这个问题,我才去清真寺问长辈,我们是什幺派的?教长告诉我,我们是逊尼派。于是,我从此便也以逊尼派自居,彷彿找到帮派组织归属似的。

「那你们在伊朗会经常和逊尼派吵架吗?」穆斯林经常自己打自己,什叶派与逊尼派不合,这些讯息,我和大家一样,都是从媒体看来的。

「NO ..NO..我们是OK的..」

「嗯。Good。」那就好,我鬆了一口气。

伊朗室友说这话时的表情,是市井小民那种无奈的坦然,也是发自内心真诚的喟叹;我对这样的反应感到十分熟悉,因为,游走印巴世界十余年,每当我被问起「穆斯林和印度教徒私下是不是非常不合?」时,也只能同样无奈的摇头、乃至苦笑;生活在民间,我们不过都是宇宙中的一粒粒小微尘,若非大人物们的政治与权力慾望斗争,世界其实是可以很和平的。

知道彼此没有宗教上的芥蒂后,我便真心把伊朗室友当穆斯林自家兄弟了。

而既然话匣子打开了,由于唯一的说话对象艾莉丝前往瑞士度假,已经数日不与人语的我,一边将义大利起司麵放入微波炉,一边也就继续说着:「我不会煮菜,所以只能吃微波食物了。」是自我呢喃,也是对着伊朗室友说的。

「妳不会煮菜!这是所有女人的基本工作!而妳不会煮菜!」

伊朗室友的声音,突然拉得好高;幸好,是一种听到天方夜谭时会发出的不可思议语调,而非传统大男人在表现不尊重女人时的那种轻蔑。

「我是做生意的人,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打理生意,所以没有在料理上花功夫。」

「妳做什幺生意?」

「我卖衣服,然后也开餐厅。」

「什幺样的餐厅?」

「印度餐厅,哦,对了,就是因为开餐厅,有自己的厨师,所以我不用自己下厨。」

我找到更好的藉口为自己不懂庖厨辩解。伊朗室友依旧不解,只是耸肩,继续拌着他的一锅子橘红。我不无好奇地探头,想看到底煮着什幺好料。

「这里面有什幺东西?」我问。

「番茄、马铃薯、蘑菇、花豆、青椒……都是一些很简单的食材。」

「是伊朗料理吗?」

「对,伊朗料理是非常丰富的,但我这是非常简单的,妳可以去伊朗餐厅,品尝我们真正的伊朗食物。」

「好啊,有机会就去。」

「妳有几个小孩?」

呃!又是痛处。

「我没有小孩,这也是我为什幺可以这幺自由,跑来伦敦旅行,那你呢?」

「我没有结婚。」

「你没有结婚!你都几岁了?」

这次换我惊叹了,在伊朗这个保守国度里,像他这样头髮都已开始银白的人,应该早已儿孙成群。

你不是同性恋吧?虽然我在心里如此揣测,但我不是这样问的,「你爱着某人,所以你不愿意结婚,是这样的吗?」

我无意探人太深的隐私,所以,用了一个伊朗室友只要随意带过就可以敷衍我的问句,我也并不预期可以得到他的答案。

意外地,他意味深长地远目长思后,抿嘴点头说着「Yes」。

我爱她,所以不娶别人:在伦敦,我遇见一个为爱守独的伊朗男子 Photo credit:AP/达志影像穆斯林教义不允许男、女朋友:「我爱她,所以我不娶别人」

「真的?那你为什幺不跟她结婚?」

「她的父亲那边有些意见,妳知道的,伊朗是一个保守的国家,我们不像英国这样,可以有男朋友、女朋友的关係,我们是不一样的。」

「哦,是的,我懂,所以,你在等她吗?」穆斯林教义不允许世俗上所谓「男女朋友」这种事,只能以结婚为前提认识彼此。

「对。」

「但,你的年纪......她的年纪......她也没结婚吗?」

「她结婚了,我听说她也已经有一个小孩了。」

「而你仍然在等她?!」

伊朗室友再次耸肩,不置可否。

这次,换我听到天方夜谭似地感到不可思议了!别说在一夫一妻的婚姻世界里,如此专情的男人难得一见,众所皆知,穆斯林可以娶四个太太,伊斯兰国家,尤其大多早婚,男人过中年后又娶嫩妻当老二的故事,经常可以听闻,而我眼前,却竟然站着一个为爱守独的伊朗男子。

当下,我的脑海浮起一部几年前曾经合作过的阿拉伯女性电影:《珍爱泉源》。这部电影的主题,虽然是在表达女性对于传统男权的抗争,但是,片尾意外的高潮却是,女主角原来是个「有过去」的人,而她之所以有勇气领导那场挑水之战的女性抗争,除了自身的果敢与坚毅外,最大的支持,是明知她「有过去」却仍然没有条件地接受她、爱她,最后又义无反顾支持她的丈夫。

我清楚地记得,电影公司特地请来罗马尼亚裔的导演参加那场特映,映后有观众对于电影结尾提出很大的质疑,认为导演太过美化伊斯兰社会、太过美化爱情、美化电影了。

听完那位观众的发言,平常不怎幺敢在大众面前表达自己的我,竟然胆敢举手反驳,为导演辩护;因为,对于实际生活在伊斯兰文化圈的我而言,那不是电影,而是真实人生,如此癡真的穆斯林男子,如此可贵的爱情故事,就在我的世界里发生着。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的勇敢辩解,是否获得现场任何人的支持,而阿拉伯世界的艺术电影,原本就属于小众,电影后来没有特别卖座,并不令人意外,毕竟,阿拉伯女性在男权世界抗争这种议题,早已沦为陈腔滥调、至今被无止尽地消费着,就只可惜了那部电影最可贵的爱情部分,不仅没有获得注意,甚至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如今,就在眼前,又是一个活生生的穆斯林癡情男子。

「你们是在什幺地方认识的?」我的八卦神经很快被挑起。

伊朗室友再次停下他搅拌着大锅菜的动作,若有所思。

「抱歉,也许我问得太多了。」

「没关係,妳可以自由地问任何问题,我什幺都能回答的。」

「所以,你们是怎幺认识的?」

「在德黑兰……我和朋友去他们家……她也在那里……我一看到她……就喜欢她了。」

伊朗室友期期艾艾,说得断断续续,原来,再怎幺血性的男儿,说起自己的恋情,也是会腼腆的。

「但她没有穿布卡吗?」

「是的,她穿着布卡。」

「她穿着布卡,可是,你还是马上就喜欢她了。」

「对。」

「但那个布卡是可以看到脸的。」伊朗室友补充。

(注:布卡是一种遮脸的蓝色罩袍,只能靠眼睛部位的网状视窗,看到外面世界,流行于阿富汗;在伊朗应该是Chador,全黑罩袍,可以看到面孔;此为作者口语之误,但伊朗室友可以理解。)

我爱她,所以不娶别人:在伦敦,我遇见一个为爱守独的伊朗男子 Photo credit:AP/达志影像无法娶自己爱上的女人,因为对方爸爸不同意

我的想像在此被限制住了,我惊觉自己不仅对伊朗了解甚少,就连对整个伊斯兰国度也都还看不清;毕竟,就连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在看到谨守深闺制、穿着只看得到眼睛的黑布卡的穆斯林女人时,都能凭着想像说出:「妳好美」这样的恭维词,而我却无法想像,眼前的这位伊朗室友,是怎幺在看到身穿布卡的女孩时,第一眼就爱上她。

「那你们为什幺没有结婚?」

伊朗室友回给我一个说来话长的沉默后,只以「家庭问题、她的父亲不同意」简单带过。

「所以,你真的要继续等她?」

伊朗室友凝眉彆嘴,再次陷入长思,我以为他是要说「也许」,没想,他最后却沉默地点了头。

「真不敢相信真的有这种故事,你真是一个情圣!」

我摇头大叹,伊朗室友则浅浅笑着,不否认地接受我的恭维。

在知道伊朗室友看似深沉,而原来也真的很深沉的爱情故事后,我惊叹得暂时不知能再说什幺了,只是木然地看着他不时搅拌着的大锅菜。

伊朗室友大概看出我的一脸馋状,便问:「妳想吃吃看吗?」

「那是清真的吗?」(注: 穆斯林只食用经过清真认证的食品。)

「当然。」

「好啊。」

「可是等我煮好,要怎幺给妳?」

我打开靠墙的橱柜,翻出三年前在伦敦叶门儿童基金义卖会上买的一个蓝色彩绘陶碗,「你就装在这里,放在冰箱,这样我明天早上起床就会看到了。」

「好。没问题。」

我终于甘愿地端起已经热好又快凉掉了的义大利起司麵,离开厨房。

走上楼时,却又突然想到地弯腰下身,倚着扶梯说,对着厨房方向说:「哦,对了,我叫Asrah(亚瑟兰的阿拉伯音译)。」

「我叫艾以迪$%&$&」

慎重起见,伊朗室友又追来楼梯口,特别解释他的名字从阿拉伯文到波斯文的各种念法,那些发音我一个都记不住,他也看得出我的满脸茫然,最后告诉我,只要记得艾以迪这个简短发音就可以了,那是上帝之手的意思。

我们终于结束这场意外的邂逅。

隔天一早,我兴沖沖地下楼準备给自己煎蛋时,一打开冰箱,就看到艾以迪留给我的满满一大碗伊朗不知什幺菜。我连续吃了两天才吃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吉林R生活帮|打理生活更加容易|精准信息查询|网站地图 鼎博app下载链接_进入申慱sun bet官网 lhf乐豪发娱乐平台_真人平台安卓版app 金博网站的网址是多少_九洲国际官网 必赢3003app_欧亿2登录注册 巴黎人blr下载_tb通宝222娱乐下载 大发黄金版手机登录qT_2020海东万人在线登录官网 下载云来娱乐_迪威国际怎么注册 阳光在线yg111_明陞体育APP Yobet体育官网_电子线上网址 乐豪发真人注册_欧亿2登录注册